桔材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桔材网>综合>文章

bet欧洲·原来,它才是造成中国房地产尾大不掉的元凶!
2020-01-11 18:59:23 稿件来源:桔材网

bet欧洲·原来,它才是造成中国房地产尾大不掉的元凶!

bet欧洲,今天,在第八届财新峰会上,关于房地产及房产税问题,两个重量级人物再放“重炮”。

中国人民银行(俗称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则直言,

当下,房地产市场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制度的制定进展不足,房地产税的缺席对城镇化的进程产生了极大的扭曲。

而曾经的网红市长、现任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也说道,

房产税能抑制房地产炒作,同时,促进房地产的资源优化配置,使得闲置房屋,真正的能够使用起来。

所以,房地产税当然要收,而且不是说要十年,二十年,是今后几年马上会发生这件事!

作为体制内的重量级“学术型”官员,二人都不约而同的把“房产税”当成了解决房地产问题的关键“解药”。

出台了几百项调控新政都按不住的楼市,房产税凭什么就能降得住呢?

投鼠忌器的调控

其实,99%的政策都是投鼠忌器。

先看一张波澜壮阔的图表,在这种周而复始的循环中,“房价不跌”、“楼市不败”已经成了根植在每个国人内心深处的信仰。

而现在,正是在这种信仰下,调控的越凶,国人买房就越疯狂。

其实,相对于房价的涨跌,我们更需要了解的是,为什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当然,我们可以给自己罗列出一堆的理由来。

但这些理由,各自都扮演了什么角色、起了什么作用呢?

笔者认为,可以从三个层次解读这些,

首先,从表层来说。

房地产政策被短期调控目标左右,也就是说,过多地作为短期调控工具。

在这种服务“大局”的背景下,每一次调控就如有三峡蓄水。

等到调控再度放开后,喷涌而出的流动性都会推动报复性上涨。

其次,从肌理层来说。

房地产市场与国民经济各部门广泛联系,是一个具有系统性重要性的市场,使得调控起来是前怕狼后怕虎。

比如其涉及到家电、家具、水泥等与房地产相关的产业,占经济比重达15%左右,正是由于与宏观经济的紧密关联性,房地产市场一度被视为经济增长的“支柱行业”,甚至在以往的宏观调控中被作为调控工具:

一旦房价上涨,则担心风险,采取限购限贷等行政化手段抑制需求;

而一旦经济走弱,希望以房地产投资提振经济增长的时候,又会采取反向措施促进房地产发展

再次,从骨髓层来讲,问题则在土地财政上。

一个大家众所周知的秘密,我国中央和地方存在财权事权不对等。

据统计,中央在占财政收入上占比超过50%,而在支出方面,占比却不到20%;

而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只得靠卖地和向银行贷款等方式为生,而地方的债务最终还是要靠卖地来偿还。

比如,在2013 年 12 月中国审计署曾发布的《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截至 2012 年底,11个省级、316个市级、1396 个县级政府承诺以土地出让收入偿还的债务余额 34865 亿元,占省市县三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余额 93643亿元的37.23%,显示地方政府性债务很依赖土地出让收入。

此后,这个数据就成了秘密…

所以,每次房地产调控到深水区,触及经济增长和地产财政时,都选择了容易走的路:放水。

可问题是,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水可以放了。

经过去年以来的大肆加杠杆,当下我国居民的杠杆已经大大超过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而当下,整个金融行业的主基调又是去杠杆。

所以,这次,老路是走不通了。

那么,怎么破解呢?

正所谓,打蛇找七寸。

我们要想破解中国楼市的困局,关键就是破解土地财政问题。

只要让政府戒了土地财政的瘾,政府才不会再热衷于房地产,而大量的资本、资源、人才才有可能从房地产里解脱出来,进而消除肌理层面 —— 房地产绑架国家经济的问题。

所以,任何长效机制,都应该着眼这一点。

为何呼唤房产税

而在可能选择的长效机制中,房产税就是那把打开局面的关键钥匙。

就如研究局局长徐忠则所言,正是由于这把钥匙的缺失,才造成了诸多楼市的乱象。

比如在西部地区、三四线城市,正是因为房地产税作为重要的地方税种的缺失,导致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过度依赖,土地城镇化快于人口城镇化,出现“鬼城”,房地产需要“去库存”;

可到了东部发达地区、大城市,因为没有房地产税约束,投机盛行又导致房地产供不应求,不断上涨的房价倒逼各种严厉的限购政策出台。

同时,房地产税逐年征收、鼓励地方政府改善公共服务并吸引人口流入的良税优势也无法得到发挥。

而当把房产税这把钥匙插进去后,看似乱成一团糟的局面,便就有可能被返正。

就犹如黄奇帆所言,房产税的出台可以有效解决三大问题。

第一,可以使得中国的税务体制形成由间接税和直接税形成完整的系统。

因为中国现在直接税很少,主要是间接税,所以征收房地产这类直接税对于税务体系的完整有好处。

说白了,就是可以增加财政收入,缓解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以来。

第二,房产税能抑制房地产炒作。

当然抑制房地产炒作不完全靠房产税来抑制,它也涉及到金融、土地,以及其他各种因素,但是房产税是房产价值越高,收的税越高。

所以对于拥有房产的人来说,受到房产税影响就会增值过快炒得过高,持有成本就会高。

第三,会促进房地产的资源优化配置,使得闲置房屋,真正的能够使用起来能租出去,出租的收入能弥补持有房产的税务成本。

不缺方法缺勇气

不过,房产税的开征,我们缺的不是方案,而是勇气。

其实,房地产税2011年就开始试点,6年的时间反复论证,时至今日仍然难产。

原因就在于房地产属于各方利益的交汇点,涉及住房者、炒房者、潜在购房者之间的利益博弈。

政府在治理楼市的过程中,涉及挤泡沫和保稳定之间的利弊权衡。

不过,这种建立在各方妥协、保稳定实际上是维护既得利益格局不变基础上的改革自然是知难而缓、因难而退。

因此,如徐忠所言,

房地产税已经成为经济健康发展和风险防控的关键。

新时代改革不能再畏首畏尾、拖而不决,只要经过了充分论证和评估,且有分阶段到位的具体安排,就应当坚决改、大胆试!

上一篇:海南近日境外动作频频,只为同一件事
下一篇:建议白羊座谈一场恋爱

24小时排行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 随机推荐